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绿的过去进行时】(09)作者:风经过的影子
【绿的过去进行时】(09)作者:风经过的影子
字数:4459


  09.

  转眼两周过去。

  这天下午,晨一身青色牛仔裤,白色罩衫,从学校匆忙出来,打了车往回赶。
  东家里,晨刚进门,马上给东压在门上。

  两人吻在一起,下面东手解开晨的腰带,把手伸了进去,晨的手也伸进东的短裤里,撸动着。

  晨下面发出「啾啾」的声音。

  「快,宝贝,转过身,趴门上。」

  「怎么能在这里?让人听见!」晨不从,瞪东。

  「快好姐姐,求你了,」东赖皮的样子:「为等你这大姨妈走,我这憋了四五天了,啊听话。」

  「带上套吧,万一怀上了怎么办?」

  「小雯不是你给开了避孕药么,再说带上套你舒服么?」

  「…」晨沉默着,瞅了眼东,转过身,说:「小使点劲啊,可别让过道里的人听到。」

  「不是让你穿那套白裙子么?这么麻烦。」东一边往下撸着晨的牛仔裤,一边咕哝着发着牢骚。

  晨的裤子连着内裤给扒到膝盖的地方,手扶着门,晨照着东的要求,拱着身子,把白白滚圆的屁股撅起。

  东在晨胯下摸了一把,嘿的一笑,说:「我的宝贝都骚成这样了。」

  晨扭了一下屁股,表示不满。

  东把硬挺的鸡巴抵着晨的逼口,先把肉龟沾了晨的淫水,分开阴唇,然后一下子捅到底。

  两人同时一声呻吟。

  过道里,鸡巴与阴道特有的摩擦声,肉体相击的声音,一男一女的喘息,隐约,回荡。

  屋里,一男一女,两胯间,一滴滴透明的粘稠液体慢慢垂落,滴到裤子上。
  「快,快快,要来了…」晨呻吟说,喘息,身子扭动着。

  「…」

  「快快,我快站不住了,啊,快快…快快快…」晨咬着牙,嘴唇抿着几缕秀发。

  晨口里「呜」了一声,身子抖了几下,一动不动的扒在门上。

  东定住不动,鸡巴仍套在晨阴道,口里丝丝有声,仿佛在感受着晨高潮时阴道的痉挛。

  「快拿出去,我快站不动了。」扒在门上,晨说。

  东把鸡巴从晨阴道里拔出来,上面涂着晨的体液,挺着鸡巴东说:「宝宝,不能你舒服了就不管哥哥了啊。」

  晨匆忙的提着裤子,回头瞅东说:「谁理你!」手一顿,低头看下面,又埋怨说:「看你,我叫你全脱了,你就不听,看我裤子,这里里外外给弄的,今天刚换的呢。」

  「上面可都是你的骚水,」哀求着东又说:「给我含含吧宝宝。」

  晨系上腰带,看着东那湿湿的棍子,脸一红,说:「不行!」

  「求你了宝宝,就一下,」东拿着晨的小手,让她去摸:「上次你不是都含过了么。」

  「…」

  「宝宝…」

  「就一下啊。」

  晨蹲下,看着那湿湿的龟头,小嘴张开,含住,吮了一下,作势要起身,给东按住,东说:「再含含宝宝,太舒服了。」

  晨抬头看东,瞅着他说:「我就知道你会耍赖!」

  说着小嘴在龟头上再一咂,眼前的那根子在空里猛的上下晃了几晃,东喘息着说:「你弄死哥哥了宝宝…快,快舔舔柱子,含含蛋。」

  晨偏头,仰脸,一边看着东的表情,一边小嘴顺着东的鸡巴慢慢向下,含住东的阴囊,咂了几下,轻问:「这样么?」

  东嘴里「丝丝」几声,伸手抚着晨的发,盯着晨的眼:「再使点力宝宝,太舒服了,你真是我的小天使…」

  看着东享受的样子,晨眼里闪着光,又把另一颗丸子含到嘴里。

  「再舔舔屁眼宝宝…」东呻吟。

  「不舔!多脏!」

  「就一下,我都洗过了。」

  「不舔!」

  「好好,不舔就不舔,快宝宝,快舔别的,别停下。」

  屋里,门前,「啾啾」的吮吸声,男人的喘息呻吟声。

  「我不行了,」晨苦着脸,抬头看东:「腿要蹲麻了。」

  「到那边宝宝,」东指着沙发前的地毯:「跪那里。」

  晨跪在地毯上,东挺着鸡巴,站在她面前,龟头快要顶着晨的鼻子。

  晨表情有些不自然,撅着嘴说:「你把我当什么了?有你这么糟蹋女人的么?」
  「宝宝,」东说:「听话,快含上,我不都说了么,这作爱就是相互取悦么,有什么糟蹋不糟蹋的,你知道你现在跪着的样子有多性感觉,有多少男人急着要操你么。求你了宝宝,我都胀死了。」

  「…」晨看着面前跳动的鸡巴,伸嘴含了上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只见客厅里,晨穿戴整洁的跪在地毯上,手支着东的膝盖,头给东双手按着压在胯下,东的屁股不停的耸动着,越来越快,晨嘴里「呜呜」有声,手推搡着,头却给东把的死死…

  东忽的停下不动,身子猛的抖了几抖。

  晨喉咙里「哦哦」几声,手猛的加力,甩开头,小嘴终于脱开东的鸡巴。
  东看着晨,喘息。

  晨趴在地上,一声接着一声的咳嗽着,干呕着,向地下吐着白色的东西。
  「你干什么你?!」晨站起身,瞪了东一眼,冷着脸向门外走。在门口给东拉住,按到门上。

  「你放手!」晨瞪着东,显然是真生气了。

  「宝宝,别生气了啊,是我不好,下次不这样了。」

  「你放手!」

  「求你了宝宝,来,你打我。」东吻晨。

  晨扭开头。

  东又吻,说:「宝宝,你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。」

  晨再扭开,盯着东说:「有你这样糟蹋人的么!你知道不知道,你刚才差点呛死我!」

  「我错了宝宝,来,吻一个。」

  「…」

  东吮着晨的嘴唇。

  晨回吻。

  东舌头撬晨的嘴。

  晨扭开,说:「我嘴里有…嗯,脏的,别亲了。」

  东不理,又亲,说:「不脏的,宝宝嘴里含什么也不脏。」

  晨张开嘴,两人舌头缠在一起。

  喘息。

  东手伸到晨衣服里,摸晨的乳。

  晨闭上眼,呻吟。

  东把晨的手放到他渐渐硬起的鸡巴上,说:「宝宝,还想要么?」

  晨红着脸,瞪东:「你驴啊你,这又硬了。」

  东奸笑:「还不怪你,谁叫宝宝生的这么美。」

  晨犹豫着。

  「来么宝宝。」

  晨说:「没时间了,静要回来了。」

  「静不是五点放学么,这还早着呢。」

  「我还得做饭呢!」晨又瞪东:「我还得去洗洗,裤子也得换。」

  「那咱们快点干。」东亲晨。

  晨犹豫了一会儿,说:「不行!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!」

  「那让我再亲亲你。」说着东又含住晨的嘴。

  良久,晨挣开东,说:「我真的要走了。」

  东点点头。

  晨又说:「对了,以后我在家的时候,别老打电话,我家闺女精着呢,她会怀疑的。」

  「嗯。对了,改天一起去雯雯那里吧。」

  晨红了脸,嗔骂:「流氓!」

  晨进了家门,静在沙发上啃着苹果,瞅着电视。

  「妈,你也这么早回来啊。」

  晨脸一下子白了,问:「小静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」

  「我们最后一节课临时取消了,老师让我们不住校的回家自习。嗯?妈,你怎么一头的汗啊,这天也不热啊?」

  「…」晨说:「啊…那个刚想锻炼锻炼,没坐电梯,从楼梯跑上来的。」
  这天夜里,九点多钟,「我」陪完客户回到家。晨穿着睡衣在客厅看着电视。
  「怎么还没睡?」「我」过去坐在晨旁边,搂着她:「不是说不用等我了么?」
  「怎么又喝这么多?」晨把靠在「我」怀里,又说:「我去给你泡杯茶。」
  「嗯,」我点点头:「小静睡了?」

  静这时推开自己房门:「爸,有道题不会做,你过来一下。」

  「问你妈,你妈还是老师呢。」

  「哎呀,是物理题,我妈不会的。」

  静坐在书桌前,做着题,「我」跟她讲解完,站在她身后看她解题。静留着齐肩发,浅花格的睡衣领开着个扣子,一对圆润的乳房像是抹着油,发着光泽,「我」视线定在上面,一声不语。

  静的脸慢慢变红,忽的停下不写,把笔扔在桌子上,抬头看「我」,嗔道:「你看着人家,让人怎么写么?!」

  没等我答腔,静又说:「爸,我给你揉揉头吧,帮你解解酒。」也不让「我」拒绝,起身把「我」按在椅子上。

  「我」坐在椅子上,闭着眼,不作声。静两手搭在「我」两边太阳穴上,轻轻揉着,也不说话。灯光下,静的脸溢着红光,眼不停眨动着,身子一点一点的向前挪,终于把胸抵住「我」的后脑,这一刻,两人定在那里,静的手也不再动,屋里一丝呼吸也无。

  半晌,静的手重新动起来,说:「爸,舒服么。」

  我咳嗽一声,说:「嗯,我女儿的小手最让人舒服了。」

  静把身子向前靠了靠,圆挺的乳房紧紧挤在「我」的脖子上,在「我」耳边说:「装傻!你明知道我说什么!」

  「我」不说话,静轻轻又说:「爸爸,我妈有的我都有的!」

  「我」喘息着,不说话,静把手放下,去拿「我」的手,慢慢把它贴衣放到自己乳房上,「我」的手定在上面,抖着。

  静闭着眼,轻轻喘息,过了会,细细又说:「爸,你可以摸的。」

  「我」的手仍是不动,全身颤抖着。

  这时,门忽的给推开,晨端着果盘站在门口,「我」蹭的站了起来,看晨。晨看着屋里,看看我,又看看静,呆了呆,笑笑说:「我给小静拿了些水果过来。」
  「我」轻轻嗯了一声,慌乱向屋外走,也不敢看晨,说:「我去冲个澡。」
  「妈!」这时静一幅生气的样子,看着晨:「你怎么也不知道敲门!真是的,吓了人家一跳!」

  「我」洗完澡回到卧室,晨躺在床上,看着「我」,等「我」走到床前,晨把身上的被子掀开,看「我」的表情。「我」定定的看着晨,晨的白色蕾丝边乳罩只能盖住小小的一半乳房,下面内裤仅用两根布条缠在腰上,一块三角形细窄白绸紧紧压着阴户,中间的那道缝隐约可见,「我」呆住不动,喉咙不停蠕动着。
  「喜欢么?」晨说:「雯姐给我挑的。」

  「我」点点头,拉开旁边抽屉,去拿安全套。晨探过身把「我」手里的套子抢过去,扔到一边,说:「别用这个了,我吃过药了。」

  「我」站在床前,晨趴在床上慢慢把「我」的内裤脱掉,盯着「我」的坚挺,又抬头看「我」,说:「我给你含一含吧?」

  那坚挺在空里大跳了一下,却避开了晨的小嘴,不让晨含上,「我」说:「别。不用了。」

  晨脸上有一丝失望,「我」附身轻轻摸她的脸,说:「你是我老婆,我说过会爱惜你一辈子的。我不能让你做这么肮脏的事儿。」

  屋里一切平息之后,「我」沉沉睡去。

  晨躺在一边,仰头盯着天花板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这周周末,晨、雯、东三人逛完商场,在广场边的石阶上坐着,雯不时扒晨耳边取笑她什么,晨红着脸,时而显出生气的样子,伸手去掐雯。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他们旁边树下,这时,前车门打开,从里面走下一个彪形大汉,向他们走过来。

  东看着大汉,脸一下子变的刷白,晨也注意到,奇怪的看看东,又抬头看那大汉。

  大汉在他们面前站住,也不理两个女人,只是盯着东,淡淡说:「钱哥让你过去一趟。」也不等东答腔,回头走回车里去。

  「谁啊?」晨问。

  东仍是苍白着脸,雯扭头看别处,也不说话,面无表情。

  「这人谁啊?」晨又问。

  东冲晨笑笑,却像是在哭,说:「你们在这里等着,一会儿我就回来。」
  东钻进车,车后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,等东坐定,伸过手去,淡淡说:「好了,手机给我。嗯,从今天起就没你事了。」

  东把手伸到自己口袋里,把手机掏出来有一半,却久久不动,看着中年男人,说:「再给我些时候吧…」

  中年男人看着东,不说话。

  「那个,那个,她还没完全放开。」

  中年男人仍是看着东,久久不语,终于,淡淡说:「是太子说的。」

  东把手机放到中年男人手里,呆了呆,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晨,又说:「能不能再给我几天时间,就几天。再,再录些…」

  中年男人盯着东,眼神里看不着情绪。

  东伸手去推车门,说: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

  东下了车回到晨身边,晨看着他,又问:「你怎么啦?出什么事了?」
  东看雯,雯回看他,说:「我只管汇报工作,不关我事儿的。」

  晨更是疑惑,看看东,又看看雯:「到底什么事儿你们?」

  第二天,晨便联系不到东,两个手机号都打不通。下午放了学,去敲东家的门,也没人应,打电话问雯,雯说她也不知道东去哪里了。

  过了一周,这天在学校,那部东给她的手机,终于收到东的短信,让晨去金桥酒店。晨打过去,那边却关了机。

  晚上七点,晨心神不定的按手机里说的时间到了金桥酒店,接过前台给她的门卡上了楼。

  晨打开房门,身体抖了一下,盯着眼前,呆在原地。

  一个男人,坐在门里过道椅子上,手里懒散的摆弄着一部手机,抬头看着晨,嘴角撇着若有若无的笑。

  良久,男人懒懒的声音:「怎么?不认识了?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